死去活來 31集全

主演:
劉蓓馮遠征李誠儒
導演:
尤小剛
類型:
電視劇 現代情感
地區:
內地
年份:
2007
死去活來 第1集
安小米和周一鳴結婚13年了,兩人的關系表面看來不冷不熱平靜如水,其實內心都在受煎熬——夫妻很長時間既無真正的交談也沒有肌膚之親了。婚姻已變成了一個空殼。周一鳴聲稱要趕寫一本專著搬到了大學的單身宿舍。大年三十,一家三口到周父母家吃團圓飯,忽然周一鳴接了個電話,說系上的助教樊濤喝多了得去看看便匆匆退席。安小米覺得事情蹊蹺,她追到樊濤家去看個究竟,卻見樊濤和妻子正在看春晚……深夜,夫妻攤牌。周一鳴承認愛上了青年老師楊菲菲!他希望協議離婚。安小米拒絕了。周一鳴宣稱,根據婚姻法,分居滿兩年就可視為夫妻感情破裂,他和安小米已分居一年,如果再申請出國做一年訪問學者,法院將準許離婚。安小米傷心欲絕,胃里一陣翻騰跑到洗手間狂嘔……第二天嘔吐癥狀有增無減,她買了試紙測試,發現自己竟然懷孕了。她想起了兩個月前她和周一鳴的結婚紀念日,已意識到危機的她把12歲的女兒甜甜支到婆家,
死去活來 第2集
安小米將化驗單放到楊菲菲面前,把一切都告訴了她,并說周一鳴對她并不像她想像得那么認真。憂憤交加的楊菲菲質問周一鳴事情原委,周一鳴的一番解釋卻越描越黑。周一鳴打電話向安小米興師問罪,安小米與他爭吵起來,一轉身卻驚見甜甜就在面前!甜甜哭著去了爺爺奶奶家。知道了事情的經過,周母生平第一次犯了高血壓。安小米要甜甜在家陪爺爺,自己打車送周母去醫院,并給周一鳴打手機。看著來電顯示上的“安小米”,楊菲菲要他別接,等她冷靜下來再和她勾通……晚上,周一鳴終于趕到醫院,周母使出渾身力氣給了兒子一個大耳刮子,聲稱如果他敢離婚,就和他斷絕母子關系。周一鳴誤以為安小米向父母告“惡狀”引發了母親的高血壓。周母回家休養。周一鳴不顧及眾人的反對,堅持要和安小米離婚。看著突然蒼老的公婆,安小米不愿再拿肚里的孩子給老人添亂添堵,毅然獨自去醫院做了人流。得知兒媳“感冒”周母不顧病體來看她。
死去活來 第3集
安小米不愿意再回到那個沒有丈夫的冰冷的家,她來到表妹吳娜娜家,找她傾訴。周一鳴約安小米談談。一上來就直奔主題,讓安小米感冒好了就該盡快去做手術。他還談到許多離婚的技術性細節。本以為丈夫對自己還有一絲情意,沒想到周一鳴卻說二人一開始就是個錯誤,他根本就沒有愛過自己。終于,兩人瞞著家人在民政局辦了離婚手續。這天周母象有不祥預感來到兒子媳婦家。正巧吳娜娜來看安小米,告訴了周母安小米流產和失業的事。這時安小米回到了家,手里攥著離婚證,二人一下子呆在那里。在婆婆的安慰下,安小米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痛,哭倒在婆婆懷里。兩年之后。安小米換了幾次工作,到保險公司見習三個月業績還是零,面臨被掃地出門!正當她為此焦頭爛額時,永遠考第一的甜甜半期考試竟跌到了第四!他和女兒談心尋找失誤原因,女兒卻顯得心有旁騖,安小米覺得天快要塌了!她緊急約見周一鳴討論女兒的問題,
死去活來 第4集
周一鳴的父母對兒子的“出軌”乃至離婚極為不滿,索性認安小米做了干女兒。二老也認為時機已到,鼓勵安小米主動邁出復婚的第一步。安小米試探地問甜甜如果爸爸回家她會怎么想?女兒告訴她,好馬不吃回頭草,而安小米卻執意要吃下周一鳴這顆有“營養”的回頭草。周末,安小米精心準備了一桌菜請周一鳴過來,鼓起勇氣提到“復婚”二字。不料周一鳴說他當初因為對不起安小米而一再推遲和楊菲菲的婚期,現在他不能再對不起楊菲菲了,他馬上就要調到楊菲菲所在的南方的大學工作,所有調動手續都辦完了只等調令了,兩人的婚期也定了。安小米感到再一次被欺騙被拋棄了!更重要的是周一鳴還拋棄了甜甜!周一鳴聲稱他不會推卸一個父親的責任,安小米冷笑著質問周一鳴是不是想坐著飛機回來給女兒開家長會,同時她也明白甜甜為什么會考第四了,原來女兒早就知道這件事!午間,安小米順道去學校看女兒,發現同學都在食堂吃著熱騰騰的飯菜,
死去活來 第5集
父母正式向周一鳴推牌——不接納楊菲菲為兒媳!他們唯一的心愿就是周一鳴重新回到安小米和甜甜身邊!周一鳴萬萬沒想到,在法律上已經沒有任何權利的前妻會對自己的再婚形成如此大的阻力!他痛責安小米成心攪局,而面對楊菲菲一連串地責問,他又百口莫辯。周一鳴絞盡腦汁想要父母認可楊菲菲。為避開安小米他安排一家人在外面聚餐。楊菲菲很賣力地在未來的公婆面前表現一番。席間周一鳴的老胃病犯了,周母拿出一瓶胃藥說是安小米特意為周一鳴備下的,楊菲菲的臉色很難看。飯桌上頻頻出現冷場的局面。洗手間,周母忽然向楊菲菲深深鞠躬,聲淚俱下地請求她離開周一鳴!楊菲菲無言以對,陷入深深的痛苦中。而安小米也開始了自己的戰斗!她約見楊菲菲。回顧自己與周一鳴的戀愛史和婚姻中的諸多無奈,提到楊菲菲和周一鳴的代溝,還有這一切對甜甜的傷害,不料楊菲菲堅稱她不會放棄周一鳴。兩人話不投機不歡而散。楊菲菲深恐夜長夢多。當晚她身著性感的睡裙投懷送抱,
死去活來 第6集
周一鳴帶女兒甜甜去吃飯,沒想到楊菲菲半路殺出。楊菲菲想與甜甜搞好關系卻遭冷遇……晚上,安小米在樓下等周一鳴送女兒回家,卻發現楊菲菲也和他們在一起,安小米誤把女兒當作“叛徒”,有些失控,痛心地沖她喊叫,面對女兒無辜的眼神,安小米陷入深深的自責……為了拉到更多保單,安小米四處“陌拜”(陌生拜訪,保險術語)。在一家高檔餐廳里,她遇到了某公司經理凌放。對保險業務員心存偏見的凌放,面對安小米無休止的推銷,惱怒地趕她走,在服務員的冷眼中,安小米憂憤交加地離開。周一鳴調走的最后日子逼近,吳娜娜帶安小米去咨詢律師,女律師為她支招,要她以維護女兒的權益為由,要求周一鳴再婚前作一個“婚內公證”。吳娜娜拍案叫絕,認為楊菲菲在情感上接受不了這份東西,肯定跟周一鳴翻臉!而安小米卻有些猶豫,覺得這一招太“損”了!楊菲菲打證的“吉日”快到了。看著因此茶飯不思的女兒,安小米終于下了決心。
死去活來 第7集
甜甜安慰母親,要她別想得太多,如果將來媽媽負擔不了她的學費,她就報考本地的大學吃住在家里,那樣既能省一大筆錢,還能守著媽媽……安小米被女兒“離經叛道”的臺詞嚇暈了,她一把抱住甜甜,要她馬上打消這個念頭。經過了一夜地思想斗爭,她撥通了女律師的電話……次日一早,周一鳴和楊菲菲正準備去民政局打證兒,女律師出現了,她將一份《變更女兒撫養關系的協議》放到周一鳴面前,二人一下子懵了。證兒沒打成,楊菲菲也搬到同學家去了……周一鳴痛責安小米將女兒當牌打,憤怒之下惡言相加,說她炮制的這份協議是他見過的最丑惡的文件!要她永遠斷了復婚的“癡心妄想”!受到傷害的安小米早已斷絕了復婚的念頭,一心只是為了女兒的將來,為她留住父親。經過內心的苦苦掙扎,楊菲菲又回到了周一鳴家,心懷愧疚的周一鳴主動與楊菲菲親熱,卻被前來為甜甜取東西的安小米一頭撞見。楊菲菲歇斯底里地發作,安小米的出現為二人緊張的關系又添了一層霜。
死去活來 第8集
周一鳴怪楊菲菲不該把老人牽進來,不料楊菲菲卻拿出了安小米留下的那份“婚內公證書”質問周一鳴,誤會這份公證書是周一鳴想出的讓安小米“撤訴”的辦法。周一鳴攤開說他確實與前妻有協議要負責女兒中學大學及將來可能的留學費用。忽然之間,兩人所有隱蔽的矛盾一一暴露出來了。一周一次父女見面的日子到了。甜甜忽然談到自己的出生是一個錯誤。周一鳴悲從中來,他說告訴女兒,只要她愿意,自己會留下來的,而甜甜確表現冷漠。法院的起訴狀副本送達周一鳴手中,一場官司即將上演!安小米在矛盾和內疚中不能自拔!她猶豫了。周一鳴在酒吧找到了躲著他的楊菲菲。楊宣布如果他不盡快將前妻搞定,兩人的婚約就此作廢!而周一鳴卻表示,如果楊菲菲不簽那份所謂的“婚內協議”,安小米就要和他打官司變更甜甜的撫養關系!一旦她簽了字,安小米就再也無計可施。法院第二天就要開庭了,楊菲菲經過一番痛苦和彷徨,終于在那份婚內協議上簽了字!
死去活來 第9集
晚上,不見女兒回家的安小米心急如焚,時派出所來電話要安小米去領人,原來小波和甜甜在網吧碰見了小混混,小波為了保護甜甜與對方大打出手。安小米誤以為女兒和小混混在一起,絕望中狠狠地打了甜甜一耳光。甜甜推開母親,跑出派出所。周一鳴趕來,責備安小米不該動手,安小米憤怒地說女兒之所以這樣是因為她感到被父親拋棄了!周一鳴與安小米分頭滿大街去找女兒,連爺爺奶奶也驚動了。此時的甜甜躲在小波家里。正好小波的父親夏克儉從外地出差回來,見屋里有個女孩兒嚇了一大跳,他從甜甜嘴里逼問出安小米的電話。安小米趕到好言好語地哄女兒回家。生平第一次打了女兒,安小米后悔莫及。甜甜心疼地為母親擦去淚。安小米要她發誓不再去網吧也不再和小波來往!甜甜終于開口向爸爸吐露心聲,她告訴父親,他是媽媽唯一的精神支柱,如果他走了,媽媽就會一蹶不振。女兒的話讓周一鳴震驚和悲哀——由于父母離婚,女兒天真活潑的少女時代提前結束了!
死去活來 第10集
周一鳴又做回了他的周末爸爸,安小米振作精神在保險公司打拚,楊菲菲獨自在廣州苦苦守候那一份遙遙無期的愛情。周家一對老人又開始籌劃兒子和安小米的“復婚工程”。周父周母的結婚紀念日,周父一段“感言”話里有話,而甜甜也“處心積慮”地要爸媽和她一起參加學校舉辦的“親子運動會”。運動會上,周一鳴的腳抽筋了,但一家三口互相攆扶著來到了終點,獲得了“最佳患難與共獎”!甜甜露出了久違的笑容。周一鳴運往廣州的家具又運了回來。安小米不請自來地前去替他收拾,儼然家庭主婦的模樣。周一鳴的西裝扣子掉了,安小米找來針線為他縫上,忽然她動情地靠在前夫懷里……周一鳴推開了她,說他留下是因為女兒,請她別想入非非,更不要利用女兒和老人給他施加壓力!安小米感到一陣幻滅。激憤中,她把剛知道的一個“秘密”給他端了出來,她誤會周一鳴沒去廣州的原因只是為了一個博士點帶頭人的職位,并因此拋棄了楊菲菲。面對這樣的“栽贓”,
死去活來 第11集
安小米感到錐心般地痛,在傷害周一鳴的同時她傷害了女兒,自己更是滿身傷痕。家里,母女倆像隔了一層什么,甜甜不再跟她撒嬌,一進家就關起門寫作業。安小米四處推銷保險。電梯門口,她被一個男人撞倒扭傷了腳,這個人就是當時安小米在飯店中遇到的某公司經理凌放,他誤以為安小米的腳傷是為了推銷保險而裝出來的,再一次向安小米發作。安小米在公司樓道里獨自梳理著自己的情緒,被善良的清潔工阿花撞見。阿花送安小米回家。在路上,安小米得知阿花的丈夫在一次煤礦塌方事故中喪生,而她也是自己一個人拉扯著七歲的兒子。相似的境遇使兩人建立了特殊的友誼。腳傷的安小米回到了周父母家。周母要給周一鳴掛電話,卻被安小米拒絕,她告訴公婆一場一廂情愿的復婚行動,自己已經身心疲憊。善良的公婆決心為心愛的兒媳另找一個好人家。在二老的積極安排下,安小米開始“相親”了。一位單身父親對安小米“一見鐘情”,
死去活來 第12集
安小米失眠了,滿腦子都是未成年人懷孕打胎等情節。次日她來到夏家,告訴夏克儉,他的兒子和自己女兒有早戀的跡象,必須將其掐死在萌芽中,并要夏克儉管好自己的兒子。夏克儉言語謙恭一再道歉表示會管教兒子。安小米久違了男人對她的溫言細語,眼睛有些濕潤。閑聊中,她知道夏克儉是個中專畢業搞化工機械的工程師,老婆耐不住寂寞跟一個小款跑了單位效益不好只有幾百塊基本工資,他在外兼職做一些事情。兩人約定各自監督自己的孩子并隨時溝通情況。周一鳴丟不下楊菲菲,利用到廣州出差之便找到了她,重新向她求婚,并提出一個新方案——結婚后楊調過去和他一起呆幾年,等甜甜一讀大學二人再調回廣州。但楊菲菲一想到她將和安小米同在一個城市,將面對那么多復雜難處的關系便知難而退了。兩個相愛的人在街頭徘徊了大半夜,又在公園里相依而坐……周一鳴將在廣州機場買的巧克力給了甜甜,卻慌稱自己出差去了上海。心思縝密的甜甜發現了巧克力提袋上“白云機場”的字樣,
死去活來 第13集
安小米快瘋了,一夜沒睡又不敢問甜甜,第二天直奔書店買了兩本青春期的性教育書籍,她悄悄放了一本在女兒的書桌上,另一本送給夏克儉放到了小波桌上。兩個單身男女都有些尷尬,同時也有點同病相憐的感覺。安小米發現那個沒了主婦的家很亂很凄涼,她看不下去幫著收拾一番,還替爺兒倆做了可口的飯菜。公婆又給安小米找了一個對象,怕安小米拒絕,讓吳娜娜將其騙至卡拉OK廳相親。不料男人認定安小米是那種久旱思春的怨婦,趁介紹人去上洗手間的功夫便開始動手動腳,安小米抓起酒瓶砸破了對方的頭,眼見那人倒在沙發上不動了,安小米張惶而逃……她告訴吳娜娜自己殺了人,兩人關在屋里討論是不是該去自首,此時介紹人打來電話痛罵安小米反應過激說那可憐蟲在醫院縫了N針!安小米和吳娜娜相視哈哈大笑,忽然安小米的眼淚流了出來,吳娜娜開導安小米要面對現實,說男人們一般不和離過婚的女人談愛情。安小米像獵犬似地密切偵察著女兒的一舉一動。
死去活來 第14集
安小米為夏克儉做好了保單,打電話讓夏去公司取,而夏克儉卻讓安小米把保單送到他家。這次見面夏刻意作了安排,兩人在夏家發生了關系……安小米與夏克儉不敢在家約會怕孩子們撞見。周末,他們相約去城郊價格便宜的“農家樂”,安小米像做賊似地怕碰到熟人,不料還真碰到了甜甜班上的同學一家三口,家長會上彼此見過,他們都被認出來了……同學中很快傳出了甜甜和小波要成為一家子的風言風語。甜甜無法接受母親和別的男人跑出去幽會,尤其對方是小波的父親!這天,安小米下班回家,甜甜不見了。她給母親留下一張紙條:“媽媽,我到爺爺奶奶家住一陣,你要注意身體,晚上早點睡,少吃安眠藥。”安小米追到公婆家。周一鳴也來了,大家都知道安小米“有相好”了!周一鳴勸安小米盡快結婚,否則這種不明不白的關系對雙方的兒女影響都不好。公婆卻勸她別急著結婚,現在社會上的人太復雜了得好好考察一下。他們提出讓甜甜和他們住一段,
死去活來 第15集
周一鳴的態度忽然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轉彎,他認為夏克儉身上有一種奇怪的氣質,與這個社會格格不入,要安小米離開他。安小米卻認為周一鳴對夏有偏見,郁悶的安小米請他不要干涉自己的私生活,兩人又爭吵起來。國慶大假,爺爺奶奶所在的單位組織退休職工秋游要在外面住一夜。甜甜回到了母親家,母女倆重歸于好,一起上公園野餐,卻意外看見在此卿卿我我的周一鳴與楊菲菲!兩人默默回家。當晚,夏克儉忽然來電話要安小米過去說有要事要談,還說小波到T市看他母親去了。安小米等甜甜溫習完功課睡下后,悄悄溜出門去,她習慣性地從外面將房門反鎖了。安小米趕到,發現夏克儉獨自在喝悶酒。他認為安小米和她的前夫都看不起自己,抱怨周圍沒一個人把他放在眼里。安小米看見了這個老實巴交的男人身上自卑和委頊的一面。安小米急著要回家陪女兒,可夏克儉卻一把抱住她,安小米推開他說自己不是來干那件事的!看著語無倫次的夏克儉,
死去活來 第16集
楊菲菲主動和甜甜交心,熱情洋溢地說希望在她和周一鳴的婚禮上,由甜甜來替她牽著婚紗的長擺……不料甜甜當即表示她永遠不會祝福他們更不會參加他們的婚禮。楊菲菲問甜甜是否恨自己,甜甜默認了。楊菲菲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變故和打擊,早已經心力交悴,左思右想,留下一封信悄悄地離開了……歷史驚人的相似。已經沒有更多牽掛的周一鳴拿起了“變更子女撫養關系”的武器。他以安小米與人非法同居,且工作和收入都不穩定為因,要求要回女兒的撫養權,正式向法院提起起訴。律師認為甜甜的選擇在這場官司中起著至關重要作用。周一鳴決心利用每周一天和女兒獨處的時間好好改善一下父女關系,爭取甜甜站在自己一邊。他帶女兒去吃飯,又陪她去看美國動畫片《海底總動員》。甜甜被描寫父子親情的劇情觸動了心事淚流滿面,而頭晚加班寫論文的周一鳴卻在一旁發出輕微的鼾聲。電影落幕,甜甜搖醒父親,面對女兒的冷漠,周一鳴目瞪口呆,
死去活來 第17集
夏克儉出車回來,安小米顧不上女人的自尊和面子,再一次暗示結婚的話題,夏克儉卻仍然支唔其詞,敷衍而過……法院開庭。雙方律師展開激烈庭辯。周一鳴的律師出示了一切證明安小米和夏克儉私通的證據,而周一鳴與楊菲菲的婚外戀,則被辯方律師在法庭上濃墨重彩地渲染了一番……周甜甜用帽子和圍巾將自己的臉包裹起來,溜進法庭躲在后排偷聽。看著父母在法庭上“開戰”,看著一心要留住自己的母親被控方律師毫不留情的擊中了痛處,情緒失控,聲嘶力竭地哭著為自己申辯,她抹著淚跑開了,她知道打官司是怎么回事了。律師拿安小米在保險公司可憐巴巴的“業績”和朝不保夕的職位進一步做文章,力圖證明她的狀態已不能撫養女兒。周一鳴則努力給法庭留下一個決心改頭換面做回一個“新好父親”的印象。為了保住保險公司的職位,安小米瘋狂地四處拉單。吳娜娜簽了一個躉交保費80萬的大單,為了幫助安小米打贏官司,她自己拿了3萬的提成,
死去活來 第18集
安小米希望甜甜能徹底打消爸爸媽媽復婚的念頭,并進而接受夏克儉。甜甜沉默良久告訴母親她不喜歡小波的爸爸,理由是他的眼神一點都不坦蕩。安小米請求甜甜從爺爺奶奶那兒搬回家住,甜甜答應了。在甜甜的“操縱”下,父母和她一起坐在了一家人過去常聚的餐廳,希望他們好好溝通一下,不料兩人沒說上幾句話又爭執起來。為了緩解父母的關系,甜甜承諾會考第一,但要對爸媽提出一個要求,他們一定要滿足!并執意要等考完試拿到成績時才說出。周一鳴和安小米點頭答應。其實甜甜的要求很簡單——爸爸媽媽停止打官司,甜甜開始全力沖刺。最讓她煩心的是過兩天她就要來月經了,同桌的女同學給了她一種“可以推遲月經”的藥,甜甜如獲至寶偷偷吃下,果然“老朋友”沒有像往常一樣按期到來,但甜甜卻因為藥物反應,整個復習期間都在腹瀉,晚上看書一個字也看不進去……考試結果出來了,甜甜考了第十名。看到女兒有史以來的最差成績,
死去活來 第19集
醫生為甜甜洗胃。安小米抱著周一鳴嚶嚶哭泣,周一鳴緊緊摟住她,向她保證他們的甜甜會回來的。吳娜娜遞給安小米一張甜甜留下的紙條,安小米展開紙條和周一鳴一起看,二人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因為這次意外,讓夫妻倆看清了以前他們完全沒有意識到的甜甜可怕的生活狀態,曾經是愉快的學習變成了不堪重負的責任!這一次生死考驗,讓安小米覺得很多以前十分在乎的東西都變得不那么重要了,關鍵的是女兒回來了。與此同時,周一鳴也決定撤訴了。保險公司在對車輛賠付案的抽樣調查中,發現夏克儉與汽修廠聯手作弊,故意將兩百元就能修好的小擦掛的貨車二次撞擊,以騙取三千元的保險金!安小米被召到總經理室問話。經理表示被夏克儉騙走的錢應該由安小米來賠。言下之意安小米在吃里扒外往情人的口袋里摟公司的錢!經理給了安小米兩條路:賠錢,或辭職走人!安小米質問夏克儉。夏克儉一臉狼狽地說是修理廠背著他先將貨車撞向花臺,
死去活來 第20集
甜甜揭穿了她的秘密,安小米請求女兒不要告訴家里人。幾經周折,安小米進入一家保健按摩院成為一名見習按摩師。介于社會上對這個職業的種種誤解和猜測,她訴甜甜自己在一家餐廳打工,但細心的甜甜不久還是發現了……吳娜娜告訴安小米阿花出事了,二人到了阿花住處,阿花的公婆和7歲的兒子小強剛從鄉下趕到,阿花的婆婆哭著敘述了事情的經過……原來,阿花兩個月前查出肝癌,她誰也沒說照常上班,直到鄰居發現她倒下……安小米幫著阿花料理后事,卻在阿花住處遇到了送來撫恤金的公司老板凌放。安小米認為凌放在“作秀”,安小米冷嘲熱諷。安小米決定幫阿花申請豁免保費,卻遭保險公司拒絕,原因是阿花在填保單時隱瞞了曾患黃膽性肝炎的病史。眼見已不是保險公司員工的安小米為了阿花的家人四處奔走呼號,凌放被她的善良和執著深深地感動,積極參與進來。一番近距離的接觸,安小米也改變了對凌放的成見。周一鳴胃病發作去醫院檢查。
死去活來 第21集
深夜,周一鳴看見音像店《海底總動員》的海報,買了一盤回家看。也許是處境和心境不同了,這一次他被這個父愛和友誼、勇氣和成長的故事深深地打動了,和女兒一樣淚流滿面……周一鳴與醫生約好了住院時間,但他將病情瞞著所有的人,繼續上課和寫書。這天,他意外地在書店邂逅了楊菲菲和她的新任男友。原來楊菲菲很快就要和自己的男友去美國了,周一鳴真誠地祝福她有了感情歸宿,并承認自己對她太不公平。聽到周一鳴的話,楊菲菲的眼圈紅了……晚自習結束時下起了雨,甜甜驚喜地看見舉著大傘前來接她的爸爸。為瞞著自己住院的事,周一鳴告訴女兒他可能要去香港工作一段。周一鳴向女兒詢問母親的情況,甜甜告訴父親媽媽丟了工作在一家按摩院工作。周一鳴連夜找到那家“專招下崗女工”的按摩院。女老板告訴還在實習期的安小米有人請她服務。驚訝之余,安小米忐忑地推門進去,一眼看見躺在按摩床上的周一鳴,嚇得又逃了出來,她戴上一只大口罩遮住大半張臉重新進去,
死去活來 第22集
周母也得知了安小米失業的事,但安告訴她自己在餐廳打工。心疼兒媳的周母打來一盆熱水讓她燙腳,又讓她晚班前在周家小睡一會兒。看見兒媳的腳趾甲長了,婆婆拿出剪刀替她修剪。看到屋內勝似母女婆媳二人,門外的周一鳴聽不下去了,轉身悄然離開。生死之際,周一鳴無法撇下安小米和女兒。經過一夜的思考,他給醫院打了個電話,說過幾天再去住院。次日他來保險公司,稱想為前妻買一份養老保險和一份重疾保驗,卻被告知他和被保人不屬于直系親屬,不能為她投保。保險公司批準了豁免保費,阿花的公婆帶小強回老家,安小米和凌放去送行。凌放得知安小米在按摩院工作,常光顧她的生意,二人的關系越走越近……周一鳴找到了讓安小米將來的生活有一定保障的最好“投資”:購買“十年期國債”!這是一種可以提前兌現還可以申請質押貸款的國債。他從安小米那兒要來了她的身份證,慌稱因為要去香港講學,為她辦一張銀行卡,方便自己給甜甜寄生活費,
死去活來 第23集
楊菲菲放不下心,開始跟蹤周一鳴。他來到發售國債的窗口排隊,臉色灰暗冒著虛汗的他咬著牙關隨著隊伍緩緩移動,剛一辦完手續便體力不支倒在地上……楊菲菲沖上前扶起他,看著他緊捏在手心的寫著安小米名字的20萬國債,她什么都明白了……楊菲菲心里既失落又感動。她認為周一鳴應該告訴前妻和女兒他的病情,周一鳴卻說不想給她們增加負擔。他答應楊菲菲第二天去住院。楊菲菲心情復雜地來到安小米家,想告訴她周一鳴的病,卻又顧慮著周一鳴的反應而打住了話頭。她只簡短地說了自己即將結婚出國一事,請安小米多關心周一鳴。夜深了,安小米琢磨著楊菲菲欲言又止的反常表現,她呆不住了匆匆趕到周一鳴家看個究竟。客廳里放著剛收拾好的旅行箱。周一鳴平靜地說自己明天就啟程去香港。安小米左看右看也看不出蹊蹺。周一鳴住進了醫院。為了讓楊菲菲安心離開,周一鳴說安小米來找過他,并會照顧左右。楊菲菲她懷著無限的哀痛和周一鳴生死離別,
死去活來 第24集
凌放從按摩院得知安小米請假,到她家里詢問原因,正好安小米要上醫院,凌放開車送她一程,并告訴他自己在這醫院有朋友,希望能幫得上忙。周一鳴撞見兩人在一起,認為凌放是安小米新找的男朋友,安小米卻失口否認。楊菲菲辦完了出國手續,前來向安小米辭行。安小米掏心掏肺地說周一鳴一病,完全是一個妻子的反應,楊菲菲問安小米是否和周一鳴還有可能,但安小米卻堅稱她對周一鳴之間剩下的只是親情……周父周母來到安小米家,卻看到吳娜娜和超超搬了過來。二老從童言無忌的超超口中得知周一鳴患病的消息,二老趕往醫院……醫院,周一鳴遇到了凌放,兩個男人交談起來。凌放認為周一鳴不該放棄活著的希望,周一鳴卻覺得凌放多管閑事,問他是不是在追求安小米,沒想到凌放并不掩飾自己對安小米的愛意,這種“坦誠”讓周一鳴無言以對。大學的汪副校長等人前來醫院探望周一鳴。沒想到探望是假,奪權是真,不得已之下,
死去活來 第25集
吳娜娜發現去幼兒園接兒子超超的丁勇和兒子都沒有回家,她瘋了似地四處尋找……此時的丁勇一腔苦悶,正被幾個值夜班的同事拉著斗地主,超超睡在辦公室的沙發上。一圈牌打完,兒子卻不見了……兒子終于找到了。吳娜娜和丁勇又分居了。為了感激凌放的幫助,安小米主動請凌放吃飯,不想卻在飯館撞到了同來用餐的周父母、甜甜和吳娜娜。大家都認為凌放在和安小米談戀愛,尤其是周家二老。本想撮合周、安二人重歸舊好,卻不料凌放半路殺出。一邊是親如女兒的前兒媳,一個是親生兒子,二老陷入了兩難的選擇……周一鳴以安小米的保護者自居,問凌放打算什么時候向安小米表白?希望凌放不只是一時沖動,因為像他這樣的成功男人可以有很多選擇,他還說安小米雖然四十了可還很單純,凌放不能傷害她。凌放告訴周一鳴到今天為止,傷害安小米最深的是他。安小米和周一鳴深談,說讓她最傷心的是周一鳴被懷疑得了絕癥卻瞞著她。
死去活來 第26集
吳娜娜和丁勇正式辦理了離婚手續。走出民政局,丁勇摸出了一張4萬的存折遞給吳娜娜。原來那3萬塊錢他根本沒有拿去賭博,而是和幾個哥們兒合伙投資了一套跳樓的二手房,剛剛分得了1萬的利潤。吳娜娜驚怔地問他為什么早不說?丁勇苦澀地說吳娜娜對他已經沒有信任可言了,他們不可能生活下去了。周家,周一鳴將20萬的國債交給父親請他幫安小米保管,等她需要的時候再給她。周父周母又重提周一鳴和安小米復婚的老話題。周一鳴卻讓父親不要操心這件事了。周一鳴康復出院,又坐回了學科帶頭人的位子。但他一上班,卻發現每個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他上大學的網站瀏覽,赫然看見一個網名“撒哈拉之星”的人發的一篇題為《觸目驚心的抄襲》的帖子,文中點名道姓指出他和弟子樊濤合著的一本專著抄襲了法國人西蒙的著作。周一鳴傻眼了。周一鳴找到分管教學和科研的汪副校長,說他對抄襲毫不知情只是糊里糊涂署名,可汪認為周一鳴風頭太旺讓很多人嫉妒,
死去活來 第27集
凌放將安小米“綁架”到了保險公司的樓下。安小米在洗手間里對著鏡子練習了很久,終于硬著頭皮進了經理的辦公室……安小米又做回了保險代理員。她請凌放吃飯,感謝他在她最困難最沒有自信時的熱情鼓勵,她發現自己和凌放之間有一種成年男女間才有的默契。凌放帶安小米去朋友的小劇場玩兒,安小米穿上布拉吉高歌一曲《紅莓花兒開》,凌放為她手風琴伴奏,安小米又回到了青春歲月,面對凌放熱情的目光,她的內心感到了久違的顫動……發現媽媽又在和一個男人“約會”,甜甜深為戒備。凌放邀請安小米母女參加公司的新書發行冷餐會,甜甜這才得知原來凌叔叔是做動漫書籍的。甜甜告訴凌放自己的同學夏小波的動漫畫得很棒,兩人聊得很投機,可接下來凌放卻直率地批評了甜甜準備拿去參加競賽的一篇作文,說那是討好老師的“新八股”,自尊的甜甜氣得拂袖而去。甜甜將那篇作文拿給父親看,正被抄襲風波困擾的周一鳴隨便敷衍了她幾句。
死去活來 第28集
學校宣布了對周一鳴的處罰決定——他被取消了博士點學科帶頭人和博士生導師的資格!處罰如此之重讓周一鳴猝不及防,多年的努力功虧一簣!周一鳴枯坐家中只感到前途黯淡,完全忘了這一天是甜甜的生日。傷心失望的甜甜給凌放叔叔打電話邀請他到家里吃蛋糕。電視上新聞聯播主持人的報時使周一鳴猛然記起了甜甜的生日,他匆匆買了個史努比娃娃趕去,發現凌放穿著他的拖鞋像男主人似地坐在桌前。甜甜將爸爸的禮物放到一邊,卻興味盎然地翻看著凌放送給她的一套動漫書,賀卡上寫著愛因斯坦的名言——“知識是重要的,想象力更為重要,想象力使我們可以擁抱整個世界。”甜甜深有感觸地說,爸爸媽媽和老師要她擁抱的不是整個世界而是某幾個名牌大學。周一鳴內心隱隱作痛。他請凌放在甜甜升高中的關鍵時刻,不要對孩子進行錯誤的引導。凌放卻說周一鳴是個現代科舉制度下的狀元,周一鳴啞然了。一次偶然,周一鳴驚悟到那個在網上向自己發難的“撒哈拉之星”正是新的博士點帶頭人!
死去活來 第29集
回到家已經很晚了,母女倆摸黑來到筒子樓給周一鳴送粽子,只見周一鳴一個人啃著單位發的又冷又硬的粽子。甜甜打開保溫筒,給爸爸剝了一只媽媽做的又軟又糯的粽子喂到他嘴邊。周一鳴偷偷打量前妻,發現或許是重回職場有了自信,或許是有了愛情的“滋潤”,安小米從里到外煥發出從未有過的光彩。周一鳴驚訝之余不禁怦然心動。甜甜心疼和關心起爸爸來。她拉爸爸去滑冰散心,周一鳴為了不讓女兒失望,扭動著中年發福的身體拚命地滑著,卻連連摔跤。周一鳴向女兒探聽凌放有什么與眾不同之處?甜甜說凌叔叔是個快樂的人,而爸爸卻活得很累。周一鳴深刻反省,痛定思痛,決心做一件讓女兒對他“刮目相看”的事。他參加了一個滑冰訓練班,混在一群孩子里學起了溜冰。他在冰場上摔倒了又爬起來,爬起來再摔倒……周圍,是一群孩子的嘲笑聲,但他咬著牙挺住了。甜甜看見爸爸鼻青臉腫的模樣,問他怎么啦?他信口編了一大通瞎話。聰明的甜甜跟蹤爸爸來到冰場,
死去活來 第30集
看到改變了的周一鳴,安小米猶豫了。吳娜娜警告安小米不要被她對周一鳴的同情或條件反射迷惑!過去的傷口只是表面結痂,隨時會感染會復發!安小米釋懷了,答應凌放盡快結婚。她帶凌放去拜見公婆,意外碰見周一鳴在給母親洗頭。飯桌上大家祝福了兩個準新人。可安小米的情緒卻變得焦燥和神經質,她打破碗弄破了手指,周一鳴找出碘酒為她消毒,責備她做事還是這么毛燥。凌放默默地看著這一切。周父將20萬國債給了安小米,安小米怔住了,這時她開始了解前夫的良苦用心。周一鳴與凌放品茗長談,鄭重托付他好好照顧前妻和女兒,告訴他自己已報名作為本市“高校研究生支教團”的帶隊老師前往邊遠山區支教一年。凌放感覺到安小米婚前的猶豫和彷徨。安小米將那份國債給他看了。凌放給安小米解開了他和前妻朱莉之間的“愛情之謎”。原來他們結婚沒幾年凌放就背叛了妻子,朱莉平靜地和他分了手。可是后來凌放與相好斷了,
死去活來 第31集
本劇將鏡頭對準了一個普通的中國離婚家庭,講述了在中國現有的家庭結構和道德倫理傳統之下,離異夫妻所必須面對的具有"中國特色"的"剪不斷理還亂"的諸多問題。記錄了男女主人公背負著第一次婚姻留下的傷害與負擔,圍繞著復婚與各自的再婚,老人與子女,家庭與事業的種種矛盾沖突而演出的一段可咀嚼的人生故事。情感的大起大落,人生的悲歡離合,命運的戲劇性轉折……而這一切也引發了劇中人對婚姻中的寬容,理解,信任與責任的思考,以及對人間真情的感悟!
評論加載中...
福利彩票3d图谜总汇多彩网